GOGE

段子要多少有多少!时间要多少都没有!

【魔道祖师】【完结】忘羡--莳花录(四)

魏无羡悄悄地穿入密林,东看西看,确定没人之后,从乾坤袖里小心翼翼取出一物。

那是一座玉雕成的鸟笼,手掌般大,小巧精致,周身没有一处衔接,竟是一块整玉雕琢而成。

鸟笼之中有一束含苞待放的小花,短茎碧绿,花苞洁白如玉,轻轻垂下,如同一位娇羞少女。

魏无羡把鸟笼放置手上,轻轻地道:
“莳花姐姐,可还在?”

莳花女的声音从花中传来,“在。”

魏无羡松了口气。

之前他答应莳花女要做三件事,莳花女便赠与他这笼中之花,应允只要他办成,便让这世间最美最特别的花绽放。为了守约,魏无羡用法术把莳花女之精神转于花中,随身携带。

“怎么样?我答应你做的三件事情可都完成啦。”魏无羡笑着道。

一时没有回音,魏无羡赶紧道:“你可不要耍赖啊,我可都完成了。”

“哪里完成了!”莳花女愤愤的声音传来,“你答应过,要带我看世上最美的景,听世上最美的曲,品世上最奇的香!如今只做毕一件事,怎么就完成了!”

魏无羡笑嘻嘻地比出一根手指,数道:

“第一,世上最美的景。蓝氏双璧可是公认数一数二的美人,他们两站在一起都是美景了,何况仙亭合奏乎?多么赏心悦目,多么沁人心脾,没看见刚才那些小朋友们都看呆了吗?”

 

“第二,世上最美的曲。这个更没什么说的了,方才蓝氏双璧所奏之曲,高山流水,琴箫想和,堪称一绝,回味无穷,无人可出其右矣。”

 

“第三,世上最奇的香。你细想想,方才是否有闻到空中淡淡的檀香?这个香别处可没有,乃蓝家血脉所带,生下来便随了这香,终身不散,称为'蓝香'。可不是最奇之香么?”

 

魏无羡自信满满地胡诌,半点可疑都没有。

莳花女一时说不出话来,又是气又是乐。气的是无羡投机取巧,花言巧语糊弄她;乐的是她明白了一件事:

对魏无羡而言,世上最美好的事情,莫过于蓝忘机一人矣。

 

“莳花姐姐,你理理我呀?”

 

莳花女犹豫了好一阵,终究心软了,应答道:“这点事也值得你耍小聪明…好吧,依你行了吧?”

魏无羡双眼笑成月牙。

 

斑驳的阳光汇聚在笼中,能量源源不断地被花苞吸收,像是被唤醒了生命般抬起了头,渐渐染上了太阳的颜色。

魏无羡屏息凝神,生怕打扰了手里的花脱胎换骨。

紧合的花苞终于在光芒之中舒展,薄如蝉翼的花瓣一片接一片的张开,花中的玄机尽现人前。

魏无羡惊叹道:“妙哉!妙哉!果真是世上最美最奇之花!”

 

藏书室大扫除还在进行。蓝景仪从置书筐里拿起古书,小心地递给坐在木梯上的蓝思追,再由思追一本一本地归置书柜上。

蓝忘机直直地站立在书柜之前,修长的手指依次滑过已收置好的古书,偶尔停下来,抽出一本书籍,翻开浏览。

景仪一直抬头,觉得筋骨僵硬,悄悄地看了一眼蓝忘机,见他正看书,便悄声挽起袖子晃了晃臂膀。

“累了就休息片刻,疲惫不宜作业。”

蓝忘机清冷地道。

 

蓝景仪赶紧站直了,见蓝忘机仍背对着,翻动着书页,诧异地抬头看了看思追。

 

“是,含光君。”

思追答道,稳健地从木梯上下来,给景仪使了个眼色,两人一起朝门外走去。

 

“含光君明明是背对着我们的,到底怎么看到我偷懒的啊!?”刚跨出门槛,景仪就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“谁知道呢。”思追淡定地回应,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只黑色蝴蝶与他擦身而过,正乘风钻入藏书阁。

 

黑色的蝴蝶悠然地扑着翅膀,在阳光下忽高忽低地飞舞,被一阵清风送进藏书阁中,又扑扇着在书柜缝隙中穿来穿去,终于发现了书架前孑然独立的白衣男子。

蝴蝶欢快地扑了扑翅膀,朝男子飞过去,停在他肩上。

蓝忘机专心在手中书籍上,没有留意到不速之客。

蝴蝶不甘寂寞地飞舞到半空,绕着蓝忘机飞了三圈,又停在翻开的书页上。

蓝忘机脸上波澜不惊,一动不动地捧着书,不着痕迹地把目光聚集在黑蝶上。仔细看去,才发现这黑蝶四翼乌黑,但却没有普通蝴蝶的鳞翼,而是点缀着镂空花纹,如同精雕细琢的窗花一般,在纸上投射下斑驳的图案。

黑蝶像是炫耀般将翅膀一张一合。

蓝忘机眼里微波流转,慢慢伸手过去,正要触碰,黑蝶却从指间一跃而起,开心地在他眼前飞旋片刻,又贴在蓝忘机的抹额上。

 

“…魏婴?”

蓝忘机不太确定地脱口而出。

黑蝶闻声,又飞腾到空中,上下翻腾地绕着蓝忘机飞,俨然就是魏无羡捧腹大笑的样子。

蓝忘机转头追着黑蝶看。

几圈之后,黑蝶终于飞累了,停到蓝忘机的手指上。蓝忘机慢慢收回其余手指,抬起手到胸前,黑蝶便继续舒张它精致的翅膀,展示给蓝忘机。

“嗯,好看。”

得到了含光君的赞叹,黑蝶心花怒放地扑扑翅膀,在空中轻盈地跳起舞来。

蓝忘机目不转睛地看着,脸上现出浅浅的笑容。

这一笑,黑蝶反而陶醉了,扇着翅膀贴上蓝忘机的嘴唇。

软软的,热热的。

正如他们接吻的触感。

 

“含光君!危险!”

蓝景仪抓着一本书冲进来,朝着黑蝶扇去。蓝忘机双手护住黑蝶,朝后退了一步,避开打下来的书。

黑蝶扑腾了两下,像是留恋蓝忘机的唇一般,又贴过去碰了一下,才扇着翅膀,径直朝大门飞出去。

蓝忘机目送着黑蝶远去,转头冷冷地看了一眼蓝景仪。

景仪立刻一脸惊恐地单膝跪下,道:“方才冒犯含光君,实在事发突然,请含光君责罚!”

蓝忘机捡起掉落地上的书本,掸了掸灰,放回原处,淡淡地道:“起来。”便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
 

景仪一身冷汗,松了口气,慢慢起身,见到思追正走过来,赶紧抓着他将刚才之事一吐为快。

原来景仪小时候曾听人说过摄魂蝶。刚才含光君岿然直立,神色严肃,嘴上却贴着一只诡异黑蝶,以为他正被摄魂蝶摄魂,便赶紧去驱赶。

思追听完全程,同情地拍拍景仪,道:“你啊,就等着罚抄家规吧。”

景仪诧异地问:“可是刚才事出有因,含光君未必会责罚我啊!”

思追不忍直视地道:“这家规你是抄定了。就说两点,第一,若有危险,含光君怎么可能不为所动,偏被你救下?

第二,这世界上,含光君怎么可能允许别的东西碰他的唇?”

景仪立刻脸色煞白。

 

蓝忘机走出藏书阁,黑蝶早已等在半空,飞过去在他面前打了个旋,又朝远方飞去。蓝忘机跟着它走。一前一后,一蝶一人,穿梭在小路上,最终来到静室。

黑蝶从窗户钻了进去,笔直地朝内室飞去。蓝忘机推门而入,走到床边,看着黑蝶停到无羡的额头。无羡缓慢地眨眨眼睛,如刚苏醒一般,见着忘机就咧嘴笑出来:

“夫君,你可回来啦?”

蓝忘机微微一滞,浅浅的红晕升上脸颊。

魏无羡的魂魄归位之后,黑蝶扑扑翅膀,朝着笼中花飞去,落在盛开的花瓣之中,合上了翅膀。

无羡托起手里的玉笼,举到蓝忘机眼前,笑道:

“看,漂亮吧?这花朝开夕合。日落之时,花瓣无色,平淡无奇;待到日出,便变为浅朱色。最奇的是,它的花蕊如同一只蝴蝶,绽放时围在花的周围纷飞,晚上就停在花中,同宿同栖。所以此花唤作,蝶恋花。”

像是在应答无羡一般,蝶恋花微微抖动一下花瓣,轻柔地盖在蝶心之上,如同在呵护着它。

魏无羡拉过蓝忘机的手,仔细地把玉笼交了上去,道:

“以后啊,这花如你,这蝶如我,你带上花,我便循着蝶,到哪里都能找到你了。”

蓝忘机低头看着手里的花,沉默不语。

无羡又道:“不用谢,其实我得这花也没做什么,哈哈……”

 “……”蓝忘机淡然地看了一眼无羡。

“怎不说话?感动得不行了?”无羡用手挑一下忘机的下巴。

蓝忘机面不改色,把玉笼交回无羡手上。

魏无羡慌了神,马上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不喜欢吗?”

“喜。”

“那为何不收下?”

蓝忘机并未作答,只伸手过去,把无羡揽入怀里。

魏无羡迷惑地抬头看着忘机的脸,迎上一双同样柔情的浅色眸子。

“我去找你,哪里都去。”

蓝忘机一字一句,却字字戳进无羡的心里。

 

意气风发之时,他在远处眺望,牵挂在心。

踏入疏途之时,他便奋不顾身,冒死相随。

身销魂逝之时,他自痛心疾首,守望爱灵。

献舍魂返之时,他仍如影随行,披荆斩棘。


一直如此。


蝶恋花,蓝忘机便是那蝶,守护着魏无羡,直到永远。 


(完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完结咯!!发糖发爽了!!羡羡毒却一点都没有缓解!!

其实在密林,藏书阁,和最后静室都是可以开车的好地方,各位自行脑补吧wwww

评论(9)
热度(133)

© GOGE | Powered by LOFTER